搜索

费新我书法作品欣赏

作者: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4-29 20:41:38

李泽娜

  余有书法癖,与书法对话,精神振奋,这种感觉来自于学院的恩典。在图书馆工作与书相看两不厌,沉浸在坐拥书籍的文化氛围中与书结缘,是件雅事,让余阅读了诸多古今中外的书法、绘画作品,真是观千剑而后识器,眼力和鉴赏力都是从实践中产生出来的。我因蜗居小市,平日无缘观看名家原作。不久前,余在整理书架时,翻出了一本由费新我先生在一九六七年春日(文革期间)用行书写的《毛主席词行书帖》。那是余在文革期间去苏州市人民路接驾桥一个文具点淘到手的。帖的装帧、版式为古线装本,用宣纸印刷,亦叫人心生艳羡。

  对以用左手书法名世的费新我,余少时已闻其大名,后学莫不敬仰。灯下伏案摩挲研读,费新我先生的字写得很见功力,赏爱之深,手不释卷。这是一本令人眼热的佳帖。珍护至今,无不铭心绝品,余喜不自禁。从此,在余的法帖收藏中,又多了一份可贵的法帖。

  费新我(1903——1992),浙江省湖州人。出身于平民家庭,年少时就勤奋学习书法。然而,喜欢书法是每一个人的心趣所至,要走进书法却是需要一点天赋的。费新我从小用毛笔练习大字,由于家境贫困,在艰苦的环境中并阻挡不了费新我练习书法的决心。善于动脑的费新我就用一种方砖纸,再用旧棉絮裹起来,当作毛笔来练字,一时传为佳话。

  1934年费新我进入上海白鹅画校学习西洋画。1937年抗战爆发,上海沦陷为孤岛,费新我举家到苏州后,买了一些旧书、旧碑帖、重新临写字帖。1939年任上海万叶书店特约编辑,同时服务于上海童联书店从事图画范本,应用美术等书的编绘工作。1945年做广告设计、兼作漫画。费新我迁往苏州居住时,就组织了“微明画社”。

  解放后,费新我在苏州市文联组织下,去苏州吴县金山体验生活,使他进入了绘画艺术的园地,从而打下了绘人物画的基础。他临吴道子的《天王送子图》、费晓楼《百美图》长卷、任伯年大幅人物画等,讲究笔墨,使他的绘画变得更加老练。因为,成功的艺术家都有鲜明的个性,平庸者则没有自己的面目。不久,费新我在绘画上终于取得了成就。他创作的《刺绣图》获得文化部大奖。

  1956年,他又到内蒙古体验生活,回到苏州后用七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国画《草原牧民图》长卷。由于《刺绣图》、《草原牧民图》的风格苍劲,洋溢着不息的生命活力和人格力量,在前苏联展出,品噪一时。这些画又透露出的是强烈的内蒙古生活气息,思维的方式和生命的张力。读他的画让人养眼,处处又体现出他深厚的学养。费新我真诚对待绘画艺术,深入生活寻求并探索着自然造化与传统笔墨相交融的契合点,他是以传统的笔墨写造化之意。

  丰子恺为《草原牧民图》著文,赞扬它是内蒙古的《清明上河图》。就在费新我在绘画艺术上取得成就之时,不幸的是在1958年,他的右手腕患关节结核,从此,不能再握笔作画了。费新我非常痛苦,虽然右手残疾了,就改用左手,专功书法。他临行书《梅茬诗帖》,颜真卿的《大麻姑仙坛记》、苏东坡的《醉翁亭记》。行草对二王、孙过庭的《书谱》等下力尤勤。书法以楷、行、隶书为多见,又兼习章草。费新我先生张扬了帖学质朴劲正,在书法中呼吸与书法共舞,手腕底力可扛鼎。他的文化和个性一并注入书法,就显得宣纸和笔墨有了生命的灵性。从先生的书法作品中可见其功力与修养之深,下笔情深不自持的豪放品格和不为俗书所掩的美学精神。他的学习精神勤奋,实在不是常人可及的。因为艺术的感召力是张扬崇高的精神、唤醒、凝聚、升华人们对崇高境界美感的一种方式。他的文化素养和人格因素从笔端流出,让余看到一种襟怀和追求,凸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内涵,同时也看到了他一个人的气象。费新我最终成为一名用左腕运笔而闻名遐耳的当代杰出的著名书法家。

  1982年1月份,他应日本东京、大阪两地之邀以集成诸墨,举办个人书法展,向日本书法界人士作书法艺术的讲座。日本著名书法家村上三岛发表讲话,高度评价费新我的书法艺术才能,并赞誉说:“费新我先生不仅是一个艺术家,而且是一个哲学家,是一个有志之士。”

  1984年去美国与华裔美术家们交流汉字书法经验。1988年费新我以耄耋之年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郑州、苏州等地举半个人书法展。到了晚年,费新我的书法作品抑仰顿挫,章法美观,形成了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

  他出版的书画册有《楷书初阶》、《怎样画铅笔画》、《怎样画图案》、《毛主席诗词行书帖》、《鲁迅诗歌行书帖》、《费新我书法集》等。他的书法作品被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视为墨宝,现收藏于日本国家博物馆。美国前总统卡特也非常欣赏费新我的书法作品,把他的作品收藏于卡特博物馆。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年1991年8月,费新我以米寿之年,应新加坡之邀请出国讲学举办“八八书法展”,受到了新加坡人民的热烈欢迎和赞赏。

  费新我还研习诗词、楹联、印章、戏曲音乐、酷爱昆曲、练习拳剑武术,从中汲取取营养,融会在他的书法作品里。启功曾动情地赋诗道:“秀逸天成郑逐昌,胶西金铁共林翔,新翁左臂新生面,单势分情韵更长。”著名草圣林散之也赋诗云:“江南文物久相亲,尤爱姑苏费老人。手自右挥原右反,貌从故我独翻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毛泽东曾在一次会议休息时间问过郭沫若谁的书法好,能否排个名次?郭老说:“第一名应是林散之,他的狂草当代可数第一,堪称当代草圣;第二名应是费新我,他不仅书法好,而且自从右手有残疾,改左手写字,练就一手真功夫,实是难能可贵。”毛泽东则说:“费新我身残志坚,以左手练书法,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更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毛泽东、郭沫若对费新我评价之高是当之无愧的。在当代书坛,真正以才情、学识、智慧写字的人不多,而惟有人品、学问、文采、书画在自己的生命里相互贯通,互相依存才是真正的大家。费新我就是这样一位备受赞誉的大家。

  费新我于1992年5月5日病逝,被安葬在苏州市金鸡山公墓。为了缅怀这位艺术家在绘画、书法所作出杰出的贡献,在他诞辰100周年之际,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双林镇为他的铜像在南浔落成而隆重举行了仪式。虽然,费新我已化作凤凰去涅盘了,但是,他留下的书画作品却铸就了他书画创作上的永恒。

 

(转自揭阳新闻网)


    首页   |  关于美术馆  |  艺术家  |  书画名作  |  展览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

    电话:13906398808  13954221152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1号乙-16
    Copyright 版权所有 2022 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