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偶忆教我北宗山水技法的启蒙恩师—孙德育

作者: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5-06 14:37:25

        回想起孙德育(泮石)老师晚年,先是孙师母重病在床,之后孙老师又年老多病。但就是这种情况下,孙老师还是坚持绘画创作,他那时担任青岛画院国画山水创作组组长,应是画家之中最勤奋的之一,也是多产画家。(跟赫保真老师一样,每天都在不停地作画、研究画,几天不见,就画出了一大堆)

        当时上海的许多认识孙老师的老画家说:搞艺术,不能到小地方。假如孙老师仍在上海继续画下去,应能成为全国闻名的大画家。因民国期间他在上海美专上学时就是上海著名北宗山水画家马骀的入室弟子,(据孙老师回忆:马骀老师去世时,家中空空的,师母将马骀老师的两方印章赠送给他作纪念),山水画功力扎实。以后又留在上海美专任教,那时他画山水已经闻名并出版过“孙泮石画集”。。

         80年代日本人编辑出版的“中国现代国画名家画集”,里面有上海民国期间的大名家的国画作品,其中就有孙泮石的山水作品一幅,但注明却是民国上海著名画家(这本画集保存在我手)。。

        60年代末至90年代,由于种种原因以及后来迫于师母生病,花费太大,孙老师经常托我找朋友给转让一些家藏的古物和自己画的山水和金鱼,补贴生活费用之不足,家中找保姆之类的事情也都找我去办。。

        孙老师的父亲解放前在蓬莱开金店.据孙老师回忆:当时他在上海美专任教时,刘海粟看见孙老师父亲从蓬莱寄来的信,信封上邮寄地址是蓬莱金店,以为孙老师家很有钱,就邀请孙老师与他同去东南亚开画展。刘海粟说:要把长枪头上绑上大毛笔,把长绢铺在地上,骑上高头大马作画以显示其魄力.

        孙老师家藏各种古代瓷器、青铜器、古钱币和其他古物很多,他画画用的墨(包括彩墨朱砂、石绿等)都是清代名家制做的,连压画用的镇纸都是古物龙骨。。

        我和孙老师是居住不太远的邻居,孙老师家住青岛市合江路20号,我当时家住在合江路与登州路交叉口的登州路20号),距孙老师家仅1000米。(收到孙老师给我的两封信之时,我已调到青岛市博物馆工作,家也搬到了齐东路18号,距孙老师家就较远一点了。) 文革前,孙老师去他的工作单位青岛38中学时,每天路过我家门口,时常向我打招呼,偶尔也到我家坐坐。。

        又是师生关系,70年代,当时我在青岛市国画创作组,在栈桥廻澜阁举办的青岛市美术展览会上,孙老师看见我创作的山水画,对我说:“你要学会北宗山水技法,这样笔底下才能放的开。”孙老师利用一个暑假把他的老师、民国时期著名北宗山水画家马骀传授给他的的北宗山水绘画技法;包括宋代山水画家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的山水技法以及山水大青绿着色法全部传授给我. 当时他要求我:他每画一张山水课徒示范画稿,我必须临20幅,领悟透了再往下进行。要求极严格。并把他自解放前至文革期间所有画山水金鱼花卉等的教学画稿以及他收藏的民国期间出版的宋代名家山水画(与原画同样大小)、50年代北京荣宝斋木板水印齐白石画的花卉草虫精品(孙老师挂在家中客厅墙上的)全部赠送给我。

        在6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孙老师陆续将其家中的古物和他自己画的全部画委托我转交友人给转让。那时孙老师和师母通过破四旧、抄家而看透了,家中不想再存放这类物品。

        70年代初,孙老师家藏的一件清代康熙官窑的青花五彩人物(上面绘有竹林七贤)大罐,口径约40多公分,由于口沿残损而镶上了红木,被改制成半圆形的壁挂。这件古瓷经我介绍给张廷臣老先生,他以人民币7元买去挂在家中墙上。事后多年,张大爷每每看到这件东西,就高兴的合不拢嘴,因为上面人物绘画和青花着色太好了。

        另一件清代乾隆官窑(盘子底部有青花颜色书写的篆字六字款:大清乾隆年制。六个字的外面有双蓝圈。俗称:双蓝圈六字底)五彩绘制的“二龙戏珠”荷叶边瓷盘,直径约36公分,带有红木支架,是一件完整的精品,被另一位友人王金玉(当时山东外贸珠宝鉴定专家)老先生以12元买去。。

        而孙老师参加解放初期50年代华东四市美术展览的国画山水作品:“泰山道上”,也仅以人民币15元,50年代青岛日报刊登过的“金鱼”精品仅以10元,其余约60余幅山水、金鱼都以2至4元被友人买去。到了90年代初,每幅四尺三开的金鱼或山水画(一般练习之作),多以30至40元转给友人。70年代初,高古青铜钱币,大都以人民币2至4元经我介绍被友人买去。之前,文物店收购了这些钱币中的精品,每枚仅给了2元。。。

        最早(即60年代末至稍后)帮孙老师转让的那批古物、字画之时,我还没有跟孙老师学画。。

        孙师母姓王,也是大户人家出身,曾是小学教师,是一位慈祥的老人。。

        孙德育老师的性格有点像陈寿荣老师。孙老师经常与孙国枫老师、王蕴华老先生有走动,经常听到他提起这二位老师,可能因为他们都是蓬莱人又是同时画友的缘故。孙老师对王蕴华老先生诗书画的才华尤为赞赏。。

        孙老师绘画之余,喜欢刻印,并擅长制做仿带有篆字的秦砖,然后拓成拓片,70年代经山东外贸广交会出口了很多。孙老师不但擅画山水(民国期间出版过孙泮石画集,里面都是孙老师当时画的山水画,每页有当时上海的大名家题跋)、金鱼(文革期间,曾经出版有他编写的“怎样画金鱼),还擅长画墨龙;腾云驾雾,水墨淋漓,颇有气势。还经常画一些海里的鱼,如:鲳鱼、加吉鱼等。画淡水鱼则画一些梭鱼、鲤鱼之类,都构图奇妙,与一般常见的画法不同。

    孙老师画金鱼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1960年:青岛市北区辽北路2号大院有个小名叫玉成的男孩(大约是1946年左右生。与陈国翰老先生同住在一个楼。陈老住在二楼左侧,他住在一楼右侧。玉成比我大两岁。62年随父母疏散下放回蓬莱。文革期间又回到青岛在中医院工作,闲暇时在天主教堂摆地摊,卖他自己用烙铁画的画,现在发展到广东东莞去开画廊了。后来得知他名字叫赵宗祁。)拿着一幅孙老师画的金鱼,上面画了8—9条金鱼,这幅画上的金鱼栩栩如生,笔墨生动,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他告诉我这是孙老师画的,他与孙老师的儿子经常一起在街上踢足球,偶尔一次去孙老师家,孙老师送给他的。。

        孙老师文革前画的山水与文革后画的山水出入很大,笔墨及山石皴擦的表现手法都有所变化。

        文革前,中规中矩的用传统北宗山水画法多一些,有些山水采用传统大青绿着色,极富丽堂皇。文革以后,则变化成自己的一些画法,着色也较以前有所改进。。

        想到孙老师画金鱼,我回忆起一件事:1985年,我当时在青岛四方文化馆工作。四方区政府接待大厅需要悬挂两幅巨幅(八尺整幅)横幅国画,我去邀请孙老师来完成。第一幅山水画好之后,在画第二幅金鱼之际,孙老师为难了,对我说:“这么大一张纸,按照金鱼的个头大小,要画多少条才能画满,况且,画的太多也不好看。画少了,又凑不满篇幅,况且画这么大的金鱼,毛笔也小了,找不到这么大的毛笔。。”我说:“现在科技发达了,老师可想象到未来的金鱼会超出现在的多少倍。原先画金鱼的毛笔肯定小了,能否学学黄永玉,拿大板刷画?”孙老师听了觉得有道理,试着改用大板刷画了一幅,画面上画了十几条金鱼,效果非常好,于是就采用这个方法完成了这幅作品。随后老师在家里(原先孙老师画画都是在画桌上画,而现在是把纸铺在地板地上)又用此法画了许多大幅作品,效果都非常好。所以现在偶尔会看见孙老师这个时期画的大幅金鱼,画的大多很精彩。

        不过,过了没有几年,孙老师又改回用大毛笔画较大幅的金鱼了,仍然是在画桌上画。孙老师说:“因上年纪了,在地板地上画画太吃力,用大板刷又觉得不是传统国画工具,用起来不习惯也不顺手。。”
 

(转自新浪微博)


首页   |  关于美术馆  |  艺术家  |  书画名作  |  展览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

电话:13906398808  13954221152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1号乙-16
Copyright 版权所有 2022 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