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评论

笔底雄风写古今

2015-03-17 15:21

———著名书法家夏湘平先生小记
 
张志国
 
        现代中国书坛可谓百花齐放、人才辈出,书者数以万计,写得好的也很多。但我以为真正可以成为家的不多,可以称之为大家的更不多见。可以称之为大家者他必具备有很高的文化素养、深厚的艺术功底、独到的艺术见解、独创的艺术风格以及可敬的人格魅力,著名书法家夏湘平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
 
        夏湘平,字迪善,湖南湘潭人。作为早已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书法家,夏湘平先生的书法集秦汉魏晋于一身,沉潜涵泳,自成一家。观其作品,可谓其古朴凝重,笔力遒劲,大气豪宕。书法是线条的艺术,在夏老的作品中线条如春蚕食叶,如锥画沙,如屋漏痕。夏公研习书法从颜入手,后又矢志秦汉分隶的研究,兼学魏晋,遍临诸帖,广汲博取。偶得一本《石门颂》,他爱不释手,从此以《石门颂》为师百临不厌,经过数十年的勤奋努力和追求,从入帖到出帖,从他法到己法,形成了具有鲜明个性的书风,终成大器。夏公对中国的书法研习有着独到的理解,他认为书法的研习,临帖是必要的,但是临帖的前提条件首先是读帖,而且要读懂,然后才是临帖。如果不读帖,碑帖的内涵根本没有领会,即使临帖也只会是形似,根本就谈不到神似。要达到形与神的统一,只有读懂领会碑帖的含意。正是由于夏老对书法内涵的深刻领悟,才使他独辟蹊径的创立了“夏体草隶”。说到夏老的“草隶”,其特点是:用笔枯辣、苍劲,掺融篆楷行草之意趣,讲究方圆、粗细、轻重、疾涩、枯润、连带的变化,使其线条丰润流畅,字里行间凸显其质朴凝重而又不失潇洒奔放,给人以天真烂漫、情趣盎然、意境高远的美感享受。他笔下的创作无论是自作诗词的妙手再现,乃至野鹤闲云似不经意的手稿,流畅而不滑腻,古拙而不生涩,苍劲而不板滞,因人因意因情而变的创作便是夏老的独创。他以为学书法既要学法又要学会变法,将前人的法度与笔墨技巧融会贯通,去劣存优,博采众长,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他主张,一个真正的书法家不能只是一部“复印机”,而应成为“翻译机”,要不断师法古人,博览群书,钻研书史,还要旁涉音乐、美术、诗词、文学、舞蹈等各方面的知识,从中吸取养分而丰富自己,提高自身的艺术素养,注重书法的字外功,厚积薄发,在不断完善自我的同时,创造出自己独特的书风,这样才算得上真正的书法家。正是夏老的渊博学识,独创的书法艺术风格,才使其屹立在书法艺术大师之列。他为很多碑林写过碑文,矗立在新唐山市中心的抗震十周年纪念碑的碑文就是出自夏湘平先生之手;九十年代他为湖南汨罗江畔的屈原碑林书写的《离骚》诗碑堪称为他的倾心之作,为书写这篇长达2500多字辉煌诗篇倾尽了夏老全部的心血和智慧,一丝不苟。正像他所说:“在整体处理上,我既追求端庄古雅的庙堂之气,又追求一种自由奔放、灵动活泼的野逸格调,于隶书法度中,着眼于线条的形质和体势的变化,强调情感的投入。为了保持作品形式的完整,我常会因某点不足而重新创作,绝不挖补,并尽量在分段书写中照顾前后气韵的连贯。”在此可以窥视到夏湘平先生严谨的创作态度。《离骚》碑的整篇作品既严整庄重,又神采飞扬,既变化多端,又风格一致。字里行间中充满着书家对诗人的景仰之情,点画顾盼之际,显露着书家创作时的超然、虔诚之心。这无疑是夏湘平先生的代表作,他的书风也在此得到了集中体现。
 
        夏湘平先生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锐意创新,独标新格,形成了他那高古纯朴、疏朗明快的独特书风,不正是与他饱含哲理、意味深长的言谈,与他博大精深的艺术修养和谦逊和蔼的为人相吻合吗?真可谓字如其人,艺如其人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4年01月16日 第七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