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在精神的空間裏開拓

作者: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5-05 19:59:22
邵剑武


  從西方現代藝術的沖擊中,郭怡孮找到了借用之力。令人玩味的是郭怡孮沒有把自己的注意力過多過久地停留在西方現代藝術語言上,首先沒有為平面化與構成多費精力,更沒有如多數同齡人一樣把冥思苦想的結果放置在一些簡單的藝術詞語的生造上。他知道他們這一輩人的致命弱點:先天的理論準備不夠,後天的機會難得。他首先在理論上謀求突破。他相繼提出了“畫家學者化”、“尋根意識與全球意識並進”、“創立新程式”、“大花鳥精神”等主張。這些主張來源於理論對實踐命題的思考與回答,更來源於實踐對理論的呼應,從而既具有理論深度,又具有可操作性。

        郭怡孮重走长征路

  當然,郭怡孮的思考與實踐所以能在他自身得到充分的應證,也是他的創作所以帶有原創意味,從而產生波及效果,主要地在於他最終把根牢牢的紮在大自然中。他多次走進熱帶雨林,在繁複的生命體系中,他尋找規律、節奏、尋找裝飾趣味與組合之法,他終於發現,他內心裏所要強烈表達的、苦思不得的並不是花鳥魚蟲的外在形象與現代精神生活方式上某一聯接點,這只是一幅作品的構思,而是一種關乎個人創作整體和時代藝術風貌的精神與氣質,是一種關乎人類與自然生存及相互關係的律動。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花鳥畫過多地追求追求自然物象外露的資訊,而忽視其生命的內在資訊;過多地摹寫物象的運動狀態及其過程,以區別於西方胡話中的靜物畫,而淡化了主體本身的表現欲望與表現力量;過多的迎會世俗社會的真假標準,而放棄了藝術本身的審美要求。作為藝術家、作為人類靈魂雕塑者的畫家何在?!當代花鳥畫的發展必須首先在精神的空間裏開拓,必須首先在當代人自己開拓的精神空間裏飛翔。郭怡孮正是找到了這個發展中國花鳥畫的癥結所在,而使之關於花鳥畫的探索性具有普遍性。

  依託於傳統,尋找傳統的空白,繼續前人的未竟之業,使郭怡孮的創作既能少走彎路,又能另辟捷徑,創造新的程式――新程式的創造與成立與否,是一個時代藝術是否具備創造性的主要標誌,著眼於觀念的更新,著眼於點鐵成金,而不是另起爐灶,才能及時而充分的把握住機會,利用機會――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機會永遠難得。著眼於思維方式的變化,而不是著眼思維物件的變化,使他的作品體現的哲理不是依賴於題材選擇而產生的哲理趣味,而是得力於題材處理而產生的哲理味道,其間的深度之別是不言而喻的;在自然中尋找屬於一個時代的品位,則是一個藝術大家的使命。郭怡孮找到了“大野山花”,這才有他筆下的新奇意境、靈魂畫墨、溫馨色彩、渾然的整體感與裝飾趣味,這才有他別於前人花鳥畫的雄強與有別於今人花鳥畫的內在。


(转自人民网)


首页   |  关于美术馆  |  艺术家  |  书画名作  |  展览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

电话:13906398808  13954221152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1号乙-16
Copyright 版权所有 2022 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