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梁天柱先生的山水乐章

作者: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浏览: 发表时间:2022-04-29 19:59:05

        我与梁天柱先生只有三面之交。第一次见他是在八十年代初的中央美院。慈眉善目的梁老微笑时眼睛的两条弧线,透着发身内心的真诚。于是很清晰地记住了他擎天玉柱的名字,又将他的名字连同他的画和崂山和黄海连在了一起,每逢想起崂山,也便想起梁天柱;第二次见他是在中国画研究院邀请他来京作驻院画师期间,我应邀去看他的新作,只记得当时让我眼前一亮,其惊喜的程度不亚于当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十年前我在为朱屹瞻先生写评论文章时有过这种激动,此后,也就把南朱北梁常常放在一起。十年不见,梁天柱先生的笔墨已步入炉火纯青的境界。不知这十年他服过什么灵丹妙药,也不知老人从崂山道祖那里听了何种道之真谛,他的焦墨山水竟这般出神入化起来;山水清音,林泉妙响,深具一分沦肌浃髓之美。茂林幽趣,雾破山明处,水欲坠而流远,云欲坠而霞轻。浑然天成,粲然日新,离画工之度数,得诗人之清丽。磊磊落落,杳杳漠漠,若目不见绢素,手不知笔墨。观梁老之画,顿觉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似冷清之状与目谋,滢滢之声与耳谋,悠然而虚者与神谋,渊然而静者与心谋。我终究未弄明白,梁老先生何以有这等功夫,竟然以清远之笔墨,呈露如此心源之美质。

        清标雅韵,淡泊消散,乃是中国文化的一种生命境界,一种价值源泉,一种民族文化的本色之美。这种人生的内在价值,当然也是中国艺术的一种内在精神,梁先生以他的诗情和强烈的具有现代意味的形式美感融汇了这种精神,顿使他的焦墨大放光明,在宇宙和人心的和弦上弹出妙响。那云烟苍茫的山水画卷,是人在梦境中与自然晤谈的宇宙意识,还是旷邈深远的宇宙本身?要弄清这一份情缘,还需从他的人生体验去求的解晤。庄子把道作为人生的体验去陈述,他从宇宙本体的高度论证人生的哲理,将人类生活放之无限中去观察,以此来探究人类精神达到无限和自由之路。故人类也应象道一样,支配宇宙法则,成为永恒和无限自由的存在。他在本体论的旨趣始终胶着在从自然的无限和永恒上寻找人类如何到达理想之境的启示与奥秘。在他看来,人若象道那样运作,就会进入自由和无限,而自由和无限的达到即为美。在我看来,梁天柱老人牢牢地把握了道是一切美所从出的本源,并成功地自觉地运用在他的焦墨山水创作之中。并在历代传统的峰峦上,开拓了一条自己的路。

        在中国画史上,如黄公望、倪云林、髡残、程邃、黄宾虹、张仃等均擅于干笔焦墨。焦墨之难,难在需笔笔着力。焦墨之妙,又妙在易于着力,可以运用从心。梁天柱的山水笔墨,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枯焦之中,却能显出蔚然深秀,草木华滋。这大概得之于先理筋骨而积渐敷腴,运腕深厚而意在轻松。这种境界,必定人书俱老方成。苏东坡:“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萧散简远,妙在笔画之外”。苏轼原本在以此论诗,若以之论梁先生之画,也颇中肯綮,只是不但妙在“笔画之外”,亦妙在笔画之内。所谓外枯中膏,即枯淡之功力妙在不让人知,膏美并非不精妙,而在精妙不外露,即以枯淡掩盖膏美,在看来似乎平淡的外貌下极尽作者之功力。 

        明代李日华《渴笔颂》云:“书中渴笔去若渴驷,奋迅奔驰犷难制”。观梁老先生作画,真若渴骥奔泉,风发飚拂,运笔如钱塘潮起,下笔若雁落平沙,钩勒点染索索有声,如听雨打竹海,霎时间丘壑满纸,雾起云涌。五米长卷不过数小时,奋袂如风,须臾而成。松秀雍容处,当潇洒虚旷;绵密急促处,高深回环,层峦叠峰,起伏峥嵘,负势竞上,互相轩邈,争高直指,千百成峰,画家思尽波涛,悲满潭壑,气象浑莽。若说他胸存丘壑,而这沟壑又全在一支魔棒一般的笔上,他的画全不见先构图而后落墨,而妙在不经意间从任何一点生发开去,仿佛原子裂变,澎湃塌宿,偃曲俯仰,清雄奇富,变化无穷。

        画家此时,俨然是个造物主,不是在绘画,而是在进行一番“创世纪”的伟业,将一片混沌未开的世界,划分出光明与黑暗,陆地与海洋,造出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使嘉木立,美竹露,奇石显。这片天开图画,绝无矫揉造作的流行习气,仿佛天下本应有此番风景供梁先生安放在这里,而不应该安放在别处,他的称性之作,直参造化,充满天地的大气流衍与自然的活泼生命,又能将物质的空间化为心理的形式。其间书卷取舍,如太虚片云,寒塘雁迹。点画离披,时见缺落,逸笔撇脱,似断又续,枯润有致的一点一皴,无不荡漾着音乐般地生命韵律之节奏。它使我想起昆明筇竹寺的一幅楹联,画家之所以能达到如此境界,酷似佛家的修练,那楹联给我的激动,真胜似读万卷经书:“一口将先天祖气咀来嚼去吞在肚里放出光明;两手把大地山河捏瘪搓圆洒向空中全无色象”,我们的画家如果都能放出自身独特的“佛光”,都能象造物主那样能够在艺术中再造河山而又“全无色象”,梁先生的同道就会多起来。

        由于上述对梁老艺术的深深感怀,才有了我和他的第三次相见,九二年的七月,青岛也酷暑难耐,我和邱振亮兄一起去看望梁先生,振亮抱着一个西瓜陪我走上他那支嘎作响的楼梯,上面竟是一个蒸笼般的阁楼,咫尺天地,真难想象怎容得下他的千山万壑,而满壁满棚的画幅,使我陡想起西斯廷教堂的天顶壁画,梁先生和他的老妻在这里相濡以沫,度过了漫长的光阴,竟能安之若素。他年已古稀的夫人正跟他学画,而且如痴如醉地投入,中国的艺术家是些什么样的清教徒?此情此景,让我泪眼模糊。至今,我才明白了梁先生艺术的精神渊源。在当今浮躁的美术界,追波逐流者有之,营营苟苟者有之。而象梁先生那样清心寡欲,陶然忘机,沉醉于他自己的艺术天地者不知还有几人?梁先生热爱他的人生,热爱他的创造,宠辱不惊,不为名利诱惑,他的画被人强取豪夺,大批丢失无人查找,也无从查找,老人只好也默认其妙品通灵,黄鹤杳矣。梁老将他这一片淡然心境和如火如荼的创造热情,将其超然的生活态度、生存方式化为对现实的审美感受,从兹又变为灵魂的乐土与心灵的曙光,呈现在艺术的创造中。他的山水画无论“有我”之境还是“无我之境”,实际上“我”都在其中,“我”已充分对象化为山水,已经全面拥有了宇宙现象背后的美。真正将物质的存在,转化成了心灵本体的存在。他也在山水自然的浸淫之中浣濯澡雪自身,将人化的自然,转化为他人格力量的感性显现,从而突破外在客观景象形质的存在,在达到了自我人格的完成,同时也造就了他“全无色象”“大放光明”的山水乐章。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艺术源流大辞典》主编
香港当代中国出版社总编辑
 李起敏


首页   |  关于美术馆  |  艺术家  |  书画名作  |  展览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

电话:13906398808  13954221152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昌乐路1号乙-16
Copyright 版权所有 2022 青岛英德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